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门薩氏家园

来稿 sa304@163.com 或 sazhishen@sina.com

 
 
 

日志

 
 

世道艰难时 英雄不自由 ———— 读《萨本栋传》有感  

2017-04-18 11:51:26|  分类: 族人诗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酉年新春,在“雁门萨氏宗亲新春节团拜会”上喜得《萨本栋传》,让我爱不释手。我小时候也生活在本栋舅生活过的福州朱紫坊萨家大院,也曾从长辈嘴里听到和一些回忆录里看到关于本栋舅的一些事迹,但那些都是碎片化的。感谢石慧霞博士花了五年时间,写了近30万字的《萨本栋传》。从书中我看到了一个完整的、有血有肉的本栋舅。
        石慧霞博士《萨本栋传》的副标题是“民族危机中的大学校长”,她用大部分篇幅记述本栋舅在抗战那段的经历。我是一边听着贝多芬的《悲怆》奏鸣曲,一边读着《萨本栋传》,让我感到本栋舅的人生有一种悲怆的感觉。
        1937年,无论谁执掌国立厦门大学首任校长,显然都是受命于危难之际,胡适说干不了;许地山来不了;老校长林文庆年迈力不从心。当教育部希望本栋舅就任厦门大学校长时,他欣然同意,他说我们“当应勿忘先生(陈嘉庚)之事业,先生之人格,以及先生之识力眼光,时时引为楷模,······” 本栋舅的这番为先人事业而担当的表白,多少带点无奈的选择。当时的厦大私立转为国立过程中,厦大原有教师一半离校他就,专职负责学校行政事务的职工也严重短缺,本栋舅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分秒必争地开始新的工作,他频繁联系师友想方设法为厦门大学“招兵买马”,还要为厦大免遭战火涂炭,马上准备內迁长汀。
        1937年12月24日,厦门大学全体师生渡过鹭海、九龙江及十几条溪流,越过多座崇山峻岭,长途跋涉800里,于1938年1月12日先后有序地抵达长汀。
        办理大学的种种艰难,尤其在经费的落实上。政府给予厦大的经费排在国立大学的倒数第二位,这少得可怜的经费每年还只能按七成支付。为了筹集资金,本栋舅从三个方面设法:一是坚持向教育部力陈学校办学困难,不断为厦大争取经费;二是争取当地政府和周边地区人民的支持;三是争取社会力量和校友的广泛支持。以一介书生硬要与孔方兄打交道,难为本栋舅了。
        敦聘名师,专注教学。呕心沥血,苦撑局面。本栋舅通过留美关系、清华师友的帮助以及在校教授、院长引荐等各种渠道,在其上任第一年,就新聘到教师24人,到1944年,共新聘教师158人。加强师资力量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学校课程的教学质量。本栋舅行政事务庞杂繁重,但他还主动承担大量的教学任务。他先后讲授“普通物理”、“微积分”、“交流电路”、“电工原理”、“交流电机”、“无线电工程”等课。代开过“普通制图学”、“机械制图学”,还曾给学生上过“大一英语”。繁忙的行政、教学工作把本栋舅的身体搞垮了。1941年,他向教育部次长顾毓琇恳求:“维持厦大,弟不但已竭其所有,尽其所能,适已透支吾之精力。······弟来厦大,原以两年为期,今服务已超过原定期间两倍,精力已花费了原定者之七倍,部长与褚公当亦能下体实情,予以解职休息之机会”。话说到这个份上,还是得不到上司的理解。“五四”时期,北大校长蔡元培说,“我倦矣,杀君马者道旁儿······”。递上辞呈一走了之。蔡元培辞职,多半是出于当时社会的压力。而本栋舅为了厦大复兴已经是身心俱焚,难而他对厦大还是有着难以割舍之情。至1943年,本栋舅的胃病、风湿病一起发作,只得驼背弯腰,拄着拐杖上课堂讲课。有时拐杖掉落地上,他自己都不能俯身捡起来。胃病发作,上课时呕吐,他把嘴里的饭重新咀嚼再咽下去,自嘲说这是“反刍”。学生刘永锴是这样形容本栋舅,“万事躬亲无昏晓,身疲策杖步履艰,铁杉撑腰汗洗额,声竭犹舞教鞭长。”本栋舅刚到厦大时,是一个网球健将,短短几年,就变成一个小老头,怎不令人惋惜。
        本栋舅执掌下的厦门大学无疑是成功的,然而本栋舅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1949年1月,47岁的本栋舅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主治医生回忆,“昨晚萨先生病情恶化,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紧拉着我的手,说呀说呀,几乎说了一夜,说的全部是物理学”。医师遗憾地说:“我看得出他有一肚子的学问,对物理学有新见解、新理论,他热切地希望把它留给后人······”可见本栋舅临终时挂念的还是学术。回首本栋舅初回国在清华工作时,当时的清华大学物理系创建人叶企孙就发现他才华横溢,具有突破尖端科学的创造潜质。叶多次提醒本栋舅注意“压缩上课时间,多出科研成果”。为了让本栋舅有更多的时间从事科研,叶承担了本栋舅的部分课程给他减负,使他能有更多的时间在实验室。然而,偌大中国,没有一间平静的实验室,抗战开始直至本栋舅辞世,他终未有机会全神贯注于科学研究。与本栋舅同时代的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离任时说:“我们主持教育行政的人,乃是牺牲自己做学问机会,来为大家准备一个更好做学问的环境,这也可以说是大学校长的悲哀”。对于本栋舅的早逝,我想到了鲁迅,鲁迅写的《死火》,表达了他的生死观。他说,人生有两个结局,一个是“冻灭”,一个是“烧完”,反正都是死。“冻灭”指的是你的能量还没消耗尽,你的生命就结束了。就像赵本山和小阳的小品似的,人都死了,钱没花完,属于“冻灭”。鲁迅选择“烧完”,我把我的能量全部奉献出来之后,我也死了。本栋舅和鲁迅有相似之处。但仔细一想,又不竟然,鲁迅虽然还有一个写长篇小说的构想没有实现,但他的16部全集已经把他的思想基本表达清楚了。而本栋舅还带着太多未曾实现的梦想离开了人世。今天不论我们对英年早逝的本栋舅评价有多高,都弥补不了失去本栋舅这样卓越的科学家所造成的损失。
        石慧霞博士的《萨本栋传》写的很好。不过也略有瑕疵。第4页“萨本栋的伯祖父萨镇冰”有误,萨镇冰应该是萨本栋的叔祖父。萨本栋的爷爷萨多荣生于道光十三年,也就是1843年,而萨镇冰生于1859年。第5页“1902年萨本栋出生时,萨镇冰正值事业巅峰,时任中国北洋海军舰艇的最高将领·····”这样的表述既不准确也不规范。萨镇冰是1905年接任当时在军中病故的叶祖珪(我的外曾祖)为海军最高将领。这个职务的表述,应该是“总理南北洋海军兼任广东水师提督”。
(龚景平)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