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门薩氏家园

来稿 sa304@163.com 或 sazhishen@sina.com

 
 
 

日志

 
 

龚景平:神交师俊舅  

2014-08-17 09:39:37|  分类: 族人诗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龚景平:神交师俊舅 - 雁门薩氏家园 - 雁门薩氏家园
        师俊舅(以下简称俊舅)生于1896年,也就是甲午战争后的第二年。他似乎是为雪甲午之耻而生,然而却在1938年的武汉金口水域,遭遇入侵日机的轰炸,与他指挥的中山舰一同殉难,成了中国海军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最高将领。国仇未报身先死,历史有时就是这样残酷。我在俊舅牺牲16年后出生,和俊舅并未谋面,他的事业和我也没有联系,唯一和他相同的是,都曾经在朱紫坊22号萨家大院度过难忘的童年。所以我只能在萨家大院与俊舅神交了。

我的外曾祖萨子安,育有十子,也就是我外祖父有十个兄弟。到了我母亲这辈(“本”字辈),有28个兄弟姐妹,俊舅就属“本”字辈。上个世纪初的萨家大院可谓人丁兴旺,热闹非凡。

从孟武(本炎,台湾大学法学院院长)舅写的《学生时代》了解到,100年前的中国社会处在转型期,大家族开始变为小家庭,手工业开始变为工厂工业,家塾八股开始转变为学校科学,天子至上转变为主权在民。甲午之后台湾已经割于日本,而列强又在瓜分中国。几个伯公和鲁迅那代人一样,先后赴日本留学,有的也成了革命党。社会上流行爱国歌。总之,一切都在变。

大院外的世界是动荡的,大院内俊舅和兄弟姐妹们依旧接受着早期的教育。书斋设在一进西侧的花厅内,花厅对面有一座假山,假山上树木葱茏,假山下有一泓清水。读书环境是优雅的,就如三进披榭隔板上的风流才子唐伯虎诗:“水色山光明几上,松明竹影度窗前。焚香对坐浑无事,自与诗书结静缘。”遗憾的是,孩子们在这里读书并没有“焚香对坐浑无事”的洒脱,只有正襟对坐愁夜长的无奈。每当学到晚上九点以后,舅舅们就开始犯困,当他们快睡着时,家塾先生就用竹鞭重重敲打桌子,把孩子吓醒,然后罚多读半个小时。为了清醒,孩子们用茶水洗眼睛,但是不管用。俊舅与孟武舅对桌而坐,俊舅就设法将各自的鞋带掌握在对方手中,一看到对方要打瞌睡,即把鞋带拉一下,以示提醒。然而效果并不佳,因为哥俩都睡了。

进入小学后自由多了,孩子们的心情也轻松多了。功课很少,除了唱歌、体操外,只有算术、国文和写字。小学念到第三册,开始作文。作文也是按照一定的套路写,第一句起句,以后一反一正,再加引论,最后则作结论。比如,“人不可不读书,何也,读书方有知识,而能治国平天下,不读书则无知识,不能治国平天下,不观乎匡衡乎,他乃牧羊儿童,因能勤学,终登宰相之位,故人不可不读书也。” 俊舅几个兄弟皆深谙此写法。可以看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那代读书人的职责。

童年玩的花样也多,大家庭生活比小家庭生活在孩子的眼里更有趣味。在深邃的大院里捉迷藏、捉水鬼、学着三国里的人物舞枪弄棒。端午节在朱紫坊河沿观看划龙舟。而我小时候已经看不到划龙舟,只能看到同龄人在河沿钓蟛蜞,戏蜻蜓了。

春天梅花盛开时节,俊舅与本灼、本祥、本炎几个兄弟躲在假山石洞内,点燃树枝、树叶煮梅花玩,梅花煮沸后,味道更香。几个孩子玩而不厌,当时的目的不是要闻梅花之香,而是要看梅花煮沸的样子。这种危险的玩火游戏终于被大人发现了,俊舅几个较大的孩子被罚打手心。我小时候在假山经常是拍照留影,比舅舅们文明多了。

林白水(中国近代报坛先驱,被军阀张宗昌所害,革命烈士)是萨家的常客,他曾是伯公的同学,后来赴日本留学。他来萨家,给舅舅们讲故事,教他们读岳飞的“满江红”,并给他们带来《华盛顿》、《俾斯麦》、《加富尔》等介绍国外伟人的书籍。

然而舅舅们更喜欢中国古典小说小说《水浒传》。108将均有绰号,如玉麒麟卢俊义,青面兽杨志等,所以舅舅们也起了绰号,如黑虎三郎、黄豹四郎、青狮五郎、紫犀六郎等。一天,林白水来萨家看到厅堂上挂一面黑板,上面写着各人的绰号,就对舅舅们说:“这样,你们家不就成了动物园了吗”。说的很对,孩子们赶紧开会改掉绰号,不用猛兽之名,而用幽雅之字。如本铁(著名化学家)绰号“爱莲居士”,本栋(著名物理学家、国立厦门大学第一任校长)绰号“梦竹君子”,本炎绰号多了两字“临溪醉菊山人”。过了几天,林白水看见了,又提意见,他对本炎说:“菊花应放在亭中,不宜放在溪边,而且临溪饮酒酒醉了,就会落入水中,这是危险的事。”批评很对。兄弟们又开会讨论,不用绰号而用单字,本炎名“廉”,本炘(船舶工程师,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名“雄”,本铁名“恢”,本刚名“烈”,本栋名“强”,诸如此类,“本”字皆不用了。俊舅似乎更注重模仿梁山好汉的狭义精神,他小时候就学骑马,不慎从马上摔下,伤得还不轻,但他伤愈后练得更勤快了,别人想劝阻他,他回答:“习矣,习必有成”。寒冬季节途遇乞丐,他尽囊中所有帮助。别人说,这样做,所施过当。他说:“我非乐施以要誉,乃尽力以救死尔!救,必期其效之实

对舅舅们影响最大的可能是他们的叔祖萨镇冰了。萨镇冰在甲午战争中的故事,深深影响了萨氏晚辈,那场战争之惨烈,海军将士赴难之英勇,国家形势之败落,令萨氏后人觉醒。俊舅曾经说过:“强国莫急于海防,忠勇莫大于卫国,我兄弟宜习海军,亦我雁门武德之传统也。”13岁那年,他考入烟台海军学校。从萨家大院走出,先后参加海军的还有师洪、本炘、本述、本政等几个舅舅。

在海军 ,俊舅历任江贞、建安二舰舰副;公胜、顺胜、威胜、楚泰四舰舰长。后又以功勋卓著,升任中山舰二等中校舰长。在同行中,他以“明生死、知荣辱、负责任、守纪律”闻名。

193810月初,为补充武汉外围陆地防空火力,海军司令部命令中山舰卸下三门火炮。拆炮之时,水兵们含泪恳求舰长不要拆。俊舅当然知道少了三门炮,等于拔掉中山舰的三颗门牙。但作为军人,他必须服从命令,顾全大局。他对大家说:“撤下大炮也是为了抗战,虽然少了三门炮,我们舰上还有五门火炮,只要弟兄们英勇奋战,照样可以打败敌人。”

1020,俊舅在航海日记中写道:“中山舰奉命自岳阳起锚,赴武汉附近金口执行巡防任务······

1024清晨,俊舅在指挥台发现日军侦察机,他意识到,来者不善,今天必有一场恶战。

下午3点,随着震耳的轰鸣声,6架敌机穿出云层,从舰尾方向呈“一”字队形向中山舰猛扑过来。俊舅立即拉响战斗警报。官兵各就各位,同仇敌忾。在俊舅的指挥下,各炮集中火力向敌机射击,迫使敌机不敢低空飞行。敌机轮番向中山舰投弹,江面上腾起冲天浓烟和巨大水柱。波涛浪谷之间,中山舰走着“s”型的航线,饶过江心的铁板洲,驶离人口稠密,帆樯林立的南边——金口镇,沿着北边的航道与敌机周旋。

突然,舰上一门高射炮卡壳,另一门火炮也进入射击死角,原本薄弱的火力网被撕开一个大口,敌机趁机俯冲下来,一颗颗炸弹呼啸着向中山舰飞来,舰体多处中弹。顿时,甲板上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官兵多人伤亡。俊舅的左臂受伤,双腿被炸断,倒在血泊中。“轰”的又一声巨响,一颗炸弹击中舰尾右弦,江水漫进锅炉房,舰艇顿时失去动力,也失去平衡,船体倾斜45度。眼看着船在下沉,但俊舅仍拒绝官兵们让他离舰的请求。他说:“我是舰长,舰长必与舰共存亡。”同时他命令官兵赶快搀扶伤员乘救生艇离舰,官兵皆以舰长在,不忍离舰。俊舅正色道:“不有死者,何以见中华民族之忠义;不有生者,何以杀倭寇。尔等当为国家报仇,为中山舰报仇,为我报仇。”官兵闻之皆感动,有的高呼杀倭寇,有的面江痛哭。有人请舰长更衣,说:“敌机必再来,再来必低飞,而舰长袖章映日,易成目标。”俊舅泰然说:“我死必矣,军服乃国家名器之象征也,决不可易。”说完,从容正襟,握枪待敌机。不一会儿,又一轮敌机果然来袭,当敌机发现俊舅袖章的折射光时,凶残的日寇射下了一串串罪恶的子弹,射穿了以身覆盖舰长的下士陈善,射透了俊舅的胸膛。江面上再也听不到俊舅杀敌的呐喊声,再也看不到他从容指挥的矫健身影。只有硝烟弥漫,江涛呜咽,落日苍茫。

59年后,朱紫坊22号朱红的大门上,在萨镇冰和萨本栋故居的两块牌匾旁,又增加了一块人民政府颁发的“中山舰舰长萨师俊故居”的金色牌匾。历史没有忘记这位抗日英雄,俊舅魂归故里。每当我站在萨家大院门口,望着那块金色的匾,就仿佛听到俊舅那掷地有声的肺腑之言:“强国莫急于海防,忠勇莫大于卫国,我兄弟宜习海军,亦我雁门武德之传统也。”他的话让我悟到,人生在世,可穷可富,可俗可雅,但对国家、对历史要有所担当。“士不可不弘毅”,总要对得起流金岁月,厚土高天。

  评论这张
 
阅读(61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