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门薩氏家园

来稿 sa304@163.com 或 sazhishen@sina.com

 
 
 

日志

 
 

(转载)萨珍老师  

2013-05-11 16:42:55|  分类: 萨氏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几要换老师了!”四十年前的那个夏季,我刚升入初三年。开学第一天,这牵动全班人心的小道消息便不胫而走。然而,“灵通人士”们对新老师的评价却大相径庭。善良的平几科代表摆着黝黑的长辫子兴奋不已。“听说萨老师是一位教学经验丰富的……”而阴沉的政治科代表则不安地晃动着小脑袋:“据可靠消息,萨珍有严重的历史问题,大家可要……”诡秘中带着几分忧心。我则完全凭着敏锐的“第六感”,做出完全另类的诠释:“大凡姓萨的,在福建几乎全是名人!”我挥动着手指如数家珍:“从民国初年的海军名将萨镇冰到抗战时期的厦大校长萨本栋,还有当时的‘双十’名师萨兆琛,个个都是好样的!”我的这番从天而降的高论,使班级许多同学的脸色迅速由“阴”转“睛”。
       第二天上午的第一节课,萨珍老师在讲台前出现了。她身高适中,体态偏瘦,脸色也略显苍白。但她的发音准确,逻辑思维清晰,教态亲切,而且善于利用各种比喻和联想,把原先许多同学认为枯燥的平几课,上得既严谨活泼,又使各项新旧知识点相得益彰,特别是当她放下质量有问题的板规,一气呵成地用粉笔,直接在黑板上画出两个直径完全相同的圆时,更是博得全班同学发自心灵的满堂掌声。就连我昔日这最讨厌平几课的学生,也被萨珍老师的精湛教艺深深吸引……
       萨珍老师果然身手不凡。几周后的单元考,我们班的平几成绩,由年段的垫底跃进入中游水平,而且有继续向上的态势。我的平几试卷上,也第一次出现了“71”分及格数。记得那天的讲评课,我作为“进步显著”的同学,受到了萨珍老师的表扬。这也许是我至今为止的一生中,受到数学老师仅有的一次表扬……
       按中国的国情和校情,无论哪个年代,任何老师的教学水平,都要受到学生们最客观和公正的公断:
      “萨老师的课上得棒极了”
      “萨老师是双十校园中最好的数学老师之一!”
      “萨老师‘没问题’。我们信任她”
       这是同学们发自肺腑的心声和爱戴,也是对萨珍老师最公正的评价。
       正当我满怀信心地准备迎接1965年夏季中考的关键时刻,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突然烙在我的身上:一天中午,我与同班的许振华、黄奇胜同学,因在刚竣工教学楼底层,与几位蹲在当时全校唯一的一张乒乓球桌上吃饭的泥水工,发生了几分钟的口角。虽然这起因学生爱护公物而与外来泥水工的小纠纷很快平息了。但在当时特殊的政治形势下,个别负责人却以“阶级斗争新动向”为题,对我等进行了严厉的批判,由于我“出身不好”,是“右派”的儿子,自然成了“三剑客”中的罪魁祸首,因此我成了大字报口诛笔伐的焦点出就顺理成章了。在那段难熬的日子里,平时许多朝夕相处的老师和同学,都不得不避开了我。在科任老师中,语文老师陈水龙和平几老师萨珍,仍秉持母校师长那正直而又善良的心,默默而又真诚地关心和呵护着我。由于莫须有的“乒乓事件”的折腾,我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刚上升不久的平几成绩又直线下降了。当时的自习课,萨珍老师经常下班辅导。每当她踱到我的座位旁,总要轻轻地停下,仔细地端详我的作业后,或讲定理,或绘图形,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为我讲解作业中难点,循循善诱地分析思路中的谬误。语调是那样关切,眼神又是那样的慈祥,一切都与昔日一模一样,仿佛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就是校园大字报中那位被批判的主角。
       毕业考前一天下午,萨珍老师又来到我们的教室。象往常一样,她在教室中转了几圈,耐心地回答了几位同学的提问后,又来到了我的座位旁,她低下头来,注视着我课桌上的作业纸。她用食指轻轻地那道我始终求证无门的习题上点击了两下,然后手握批改作业用的钢笔,一边用眼睛向我示意着,一边在空中依次缓缓画着两条看不见的线条——“辅助线”!我看着萨老师那熟悉的肢体语言展示的走向,刹那间,我与萨老师的思路同步了!我迅速地拿起了笔,准确地划出了两条足以破解难题的绚丽的虚线……萨老师满意地点了点头:“其实,辅助线只是利用现有的条件,通过合理的思路,创造新的条件,达成新的结果,使不可能成为可能……”这是多么深入浅出而又饱含哲理的精辟论述啊。解平几难题需要在适当的位置,勾勒出适当的辅助线,解人生旅途中的难题,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说者似无心,听者却有意,萨珍老师这番教诲,已永远烙印在我那渴求知识、向往光明的心坎中了。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走过坎坷的人生,度过蹉跎的岁月。十三年后的1978年夏季,我与全国一千多万考生一道,参加了“十年动乱“后第一次全国普通高等学校统一招生考试。我以执着的信念和不懈的追求,牢记着当年母校萨珍老师的谆谆教诲,用沾满泥巴、铁锈、伤痕`和汗水的双手,适时成功地划出漫漫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条“辅助线”。当机遇来临的时候,我终于把“不可能”变在了“可能”------在而立之年,带着刚满一周岁的儿子,昂首阔步跨进了大学的校门。
       二十年后的1985年秋季,我以厦门一中语文教研组副组长的身份,带着我那永远生气勃勃的高三(4)班的52位同学,秩序井然地跨进母校的大门,参与首届省优秀青年教师选拔的决胜局大赛。我将在我的人生之旅中,在母校神圣的讲坛上,再次划出到达理想彼岸的“辅助线”,力争再一次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此时此刻,我终于可以宽慰地对难忘的双十母校和尊敬的萨珍老师说:“您的学生回来了……!”
                                  厦门双十中学65届郑启平2004年6月15日晚   急就于银苑花园      原载于《感悟双十》
萨珍老师(厦门双十中学65届郑启平) - 雁门薩氏家园 - 雁门薩氏家园
2009年春节厦门萨氏团拜时的萨珍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