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门薩氏家园

来稿 sa304@163.com 或 sazhishen@sina.com

 
 
 

日志

 
 

贾浩:萨承钰传略  

2011-06-20 15:39:29|  分类: 薩氏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早年经历

 萨承钰(1850.2.10—1908.10.6),字又恒,晚号廉退,福建福州人。萨氏先祖为元代色目人答师蛮氏,三世祖萨都剌生于山西雁门,为元代著名诗人,被元朝赐姓萨,自取汉名天赐。萨都剌的弟弟萨野芝之子萨仲礼在元统元年(1333年)中进士,任福建行中书省检校,赴任后遂定居福州通贤坊,成为雁门萨氏入闽的始祖。萨承钰的祖父萨春光任候选同知,父亲萨克忠为监生,师从曾任安徽巡抚的书画家沈秉成,是其入室弟子[1]。萨承钰三岁时父亲即去世,祖父对他爱惜甚至,亲为课读,使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院试首场试文《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就被福建县令刘炳辉赞为“迈俗文章金鸑鷟,出群行止玉麒麟”[2],考中秀才后还得到福建督学孙毓汶的赏识[3]

1875年,萨承钰应乙亥恩科乡试中举,此后屡试春官不利,为谋生计,于1880年左右通过考试充补镶红旗觉罗学教习,三年期满后,经验放以知县用[4]。这时恰逢他的同乡、天津水师学堂汉文教习郑筹(福建长乐县人)考中1883年癸未科会试三甲[5],被授以内阁中书,教习一职便出现了空缺,萨承钰于是致信学堂总办吴仲翔,请求接任这个职位。吴仲翔也是福州人,对萨承钰的学识十分了解,经过一番书信往来之后,在“强有力之举荐瓜代此纷至沓来”[6]的情况下仍然把这个职位留给了他,并保证“此席当是长局”[7]

天津水师学堂的目的是培养近代海军人才,所授课程以英文和航海知识为主,汉文教习的工作并不是很繁重。学堂共有六十名学生,分为三班,根据《续定天津水师学堂章程》规定,汉文教习的授课时间和课程内容为:

第一班遇礼拜一、礼拜四日,第二班遇礼拜二、礼拜五日,第三班遇礼拜三、礼拜六日,各以下午二点钟起至五点钟止,归汉文教习讲授经史。遇礼拜日,则三班学生全日统归汉文教习课督,上半日讲授,下半日命题作文。如是合计每七日中,当得两日专事汉文……

 学生在堂所习汉文,均先授以《春秋左氏传》,以规画一,旁涉《战国策》、《孙子兵法》、《读史兵略》等书以拓智识,此外有益经济之文均可随时指授,期诸生了然于心,以之行文,了然于笔。[8]

此外,萨承钰还要继续郑筹的另一项任务,作为吴仲翔儿子的家庭教师,指导他写作八股文以准备科举考试。

教学之余,萨承钰耳濡目染了水师学堂传授的各种西学知识,对绘制地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掌握了简单的制图技术,这对他此后的经历产生了重大影响。

二、山东宦绩

 1、考察南北洋海口炮台

 1887年,三年教习期满的萨承钰签掣山东[9],成为山东巡抚张曜的幕僚,主要从事治河工作[10]。1888年,张曜出任帮办海军大臣,计划在即墨海口(即胶州湾)修筑新式炮台,为获取更多沿海炮台的布局和建筑情况以供仿效,他于1889年11月20日札委萨承钰考察南北洋沿海炮台情况:

 帮办海军大臣山东巡抚张札萨令承钰:

照得奉天至广东一带沿海舆图,中外皆有,而洋法所绘,尤为详细。惟各海口所建炮台,安设炮位若干尊,略而不载。自应于南北两洋各口,逐细查明,绘图详注,以备稽考。查该令于海岸形势素所熟悉,合行札委。札到,该令立即前赴南洋及北洋各海口,详细绘图帖说禀缴,毋得延误。切切此扎。

光绪十五年十月二十八日[11]

 萨承钰得札后立即动身赴上海,由此乘船前往台湾。12月12日,他抵达了这次考察的第一站——台湾基隆,在随后一个多月里相继走访了沪尾、安平、打鼓港等地的炮台设施,于1890年1月18日到达香港。1月25日(正月初五),春节刚过,萨承钰就来到广东廉州察看正在修筑中的地角山、打鱼庄炮台,又于2月7日渡海参观琼州镇琼炮台,2月19日至3月20日,用了一个月时间仔细考察了位于珠江口至广州省城的炮台群,随后于4月来到厦门,开始考察福建沿海炮台。萨承钰在福建停留的时间最长,在从4月到7月中旬的三个半月时间里,考察了位于厦门、闽江口两岸和马尾造船厂厂区的各处炮台,之后抵达上海。7月下旬,萨承钰考察了江苏吴淞口的几座炮台,8月间,察看了浙江乍浦、镇海、温州等处海口的炮台。8月30日,萨承钰来到山东烟台,考察了这里的通伸岗炮台,从9月4日起参观威海卫军港周边的炮台。9月14日,萨承钰乘船前往旅顺,见到了当时中国最为坚固的旅顺军港炮台群,10月3日考察了营口炮台。10月23日,萨承钰到达山海关,参观过这里的几座炮台后,他于10月底南下天津,完成了对大沽炮台群的调查。

萨承钰的这次考察历时一年,行程遍布台湾、广东、福建、江苏、浙江、山东、奉天、直隶等八省,这样全面的考察在近代海防史上还是首次。考察中,萨承钰“亲历各海洋,援笔捧研,相与从事者一载已周。虽在洪涛巨浪中,所有各口岸炮台无不逐一丈量,登载明白,未敢遗漏”[12],不仅对所见的每座炮台一一绘图,还对各炮台的建筑式样作了详尽的文字说明。回到山东后,他用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将考察资料整理成了十二册图说,共计绘图一百余幅,解说七万余言,并附短文概括说明了全国沿海炮台布置的总体格局,于1890年12月间进呈给张曜。张曜见到图说后大加赞叹,准备将其呈给皇帝御览,又于1891年4月28日札委萨承钰为海防营务处委员[13]

然而,张耀不久后就病逝在任上,加强山东海防的计划随即被继任者搁置,萨承钰的图说从此没有了用武之地,而胶州湾直到1898年被德国占领也未能修建起炮台。1895年2、3月间,萨承钰曾将图说的一个抄本托友人徐赓陛呈给两江总督张之洞,希望籍此调往张处效力,但遭到了“惟因戎事方亟,深恐鉴帅(山东巡抚李秉衡)左右乏才,不便蹈楚材晋用之诮”[14]的婉拒,他此后再未参与过有关海防的事务。

 2、任地方官期间的作为

 1892至1894年,萨承钰任代理邹平知县,他十分重视县学教育,“每正课外必加课诗、古文、词,有可造就者,亲为点窜,剀切陶成”[15]。在盛宣怀主持疏浚小清河期间,他经过细致考察,绘制了邹平境内河道整治图说[16]。1896年,萨承钰署理邱县知县[17],其间出资为当地兴建了义塾,次年署理峄县[18]时适逢饥荒,临县灾民大量涌入峄境,他亲往宣谕并拨粮赈济,避免了动乱的发生[19]

1900年义和团运动期间,萨承钰奉山东巡抚袁世凯之命,负责探查武定府各县镇压义和团和训练保甲团练的情况[20],以防止州县官员瞒报实情。从《酬笔偶存》中保存的文件来看,萨承钰在9月11日至9月23日的十几天里就对蒲台县[21]、利津县[22]、乐陵县[23]和惠民县[24]做了调查并发回报告,使袁世凯及时获得了可与当地官员汇报相比较的情报,并酌情采取相应的措施。

9月22日,袁世凯因平度州知州吴丙南办事不力,将其卸职记过,改任萨承钰为署理平度州知州[25]。萨承钰到任后,对武装聚众的义和团团民实施武力镇压,不仅亲自带兵攻打聚集在平度东北乡金顶山的武装团民[26],还与正在邻邑高密监督铁路建造的德国军队取得联系[27],共同镇压活动于两地边界上的义和团。另一方面,萨承钰通过清理前任积压下来的教民财产受损案件获取了当地传教士和教民的信任,“被抢教民赴州署指控,均经新官(萨承钰)批准,酌量受害情形,断令赔偿”[28]。平度地区义和团运动遭受严重打击,最终被扑灭后,萨承钰于1901年12月间离任[29]

1902年10月,经山东巡抚周馥奏请,萨承钰被任命为武城县正任知县[30],一直任至1908年2月。上任后不久,清政府开始颁行新政,萨承钰也顺应形势,推行了兴建新式学堂[31]、设立巡警[32]、鼓励工艺种植等改良措施,收到了比较好的成效,连年考核均为优等。他在任内主持编修了《武城县乡土志略》,其中的武城县地理图是目前能见到的唯一一幅由萨承钰亲手绘制的地图,该图虽然比较简单,但可以明显看出使用了诸如比例尺和符号图例等西方地图的绘制手法。

萨承钰毕生喜好藏书、刻书,担任武城知县使他有了安稳的环境,得以把家藏的萨玉衡《白华楼诗钞》、《白华楼焚余稿》等诗文集刊刻成书。公退之暇,萨承钰仍对当年的海防考察念念不忘,将炮台图说文稿工楷誊抄,以为纪念。由于此时台湾已为日据,痛心之余,他只抄录了原稿的七省部分[33]

 三、结语

 1908年2月,萨承钰致仕回乡,居住在福州东牙巷,当年10月6日病逝,享年六十岁(虚岁)。萨承钰关心海防事业,所从事的考察颇有先见之明,在交通和测绘技术不发达的情况下,他的图说内容堪称全面而翔实,至今仍可作为近代海防史研究的重要史料,在担任州县官员的二十多年时间里,萨承钰“才具稳练,任事勤能”[34],是兢兢业业的亲民官,综其一生,可以称得上是一位思想开明的循吏。





[1] 萨嘉曦:《皇清诰授通议大夫花翎知府衔升用直隶州山东武城县知县先考又恒府君行述》,见萨镇冰、萨嘉曦修:《雁门萨氏家谱》卷五,1935年铅印本,第54页。

[2] 萨承钰著、萨嘉榘整理:《一砚斋四书文稿》,萨嘉榘积积室藏本,无页码。刘炳辉所引的诗句出自《马氏南唐书》卷二十三,原文为:“迈古文章金鸑鷟,出群行止玉麒麟”。

[3] 萨嘉曦:《皇清诰授通议大夫花翎知府衔升用直隶州山东武城县知县先考又恒府君行述》,见萨镇冰、萨嘉曦修:《雁门萨氏家谱》卷五,1935年铅印本,第54页。

[4] 周馥:《奏请以萨承钰补授武城县知县事》(光绪二十八年九月十六日),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光绪朝朱批奏折,04-01-12-0619-021。

[5] 朱保炯、谢沛霖编:《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第2843页。

[6] 吴仲翔:《吴维允廉访来信一》,萨嘉榘积积室藏:《藏弆集》卷一,抄本,第3页。引自此书的资料标题和页码为笔者所加。

[7] 吴仲翔:《吴维允廉访来信四》,萨嘉榘积积室藏:《藏弆集》卷一,抄本,第9页。

[8] 《续定天津水师学堂章程》,《北洋纪事》第十本《水师学堂》,上海图书馆藏清抄本,无页码。

[9] 萨承钰于“光绪十三年八月籤掣山东,九月十七日引见,著照例发往钦此,十月十六日到省”。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光绪朝朱批奏折,04-01-12-0619-021,周馥:《奏请以萨承钰补授武城县知县事》(光绪二十八年九月十六日)。

[10] 周馥:《奏请以萨承钰补授武城县知县事》(光绪二十八年九月十六日),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光绪朝朱批奏折,04-01-12-0619-021。

[11] [清]萨承钰:《南北洋炮台图说》,萨承钰后人2008年影印本,第7页。

[12]《上张勤果公南北洋各炮台情形书》,见萨承钰:《南北洋炮台图说》,萨承钰后人2008年影印本,第14页。

[13] [清]萨承钰:《南北洋炮台图说》,萨承钰后人2008年影印本,第7页。

[14] 徐赓陛:《徐次舟观察来信》,萨嘉榘积积室藏:《藏弆集》卷一,抄本,第20页。

[15] 乐钟尧、赵咸庆、赵仁山:《邹平县志》卷十四,1914年刻本,第34页。

[16] 当时负责小清河疏浚工程的山东候补道徐金绶曾在致萨承钰的信中提到:“又恒仁兄世大人阁下:昨奉手复祇悉,承示地势一切,亮必确有所见。倘照尊处图说果能省费顺势,岂不大妙”。徐金绶:《徐菊农观察来信二》,萨嘉榘积积室藏:《藏弆集》卷一,抄本,第42页。

[17] 薛儒华、赵又杨:《邱县志》卷八,1934年铅印本,第7页。

[18] 周馥:《奏请以萨承钰补授武城县知县事》(光绪二十八年九月十六日),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光绪朝朱批奏折,04-01-12-0619-021。

[19] 萨嘉曦:《皇清诰授通议大夫花翎知府衔升用直隶州山东武城县知县先考又恒府君行述》,见萨镇冰、萨嘉曦修:《雁门萨氏家谱》卷五,第55页。

[20] 八月十八日(9月11日)二、萨令承钰禀十七:臬委赴武定府查保甲团练。【批】:据禀查明青城、滨州等州县会同防营缴办拳匪,并照章办理保甲团练各缘由均悉。缴。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筹笔偶存》,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年,第479页。

[21] 八月二十一日(9月14日)七、萨令承钰禀:查明蒲台拳匪情形暨赴利津。【批】:据禀查明蒲台县会同防营缴办拳匪情形已悉。缴。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筹笔偶存》,第491页。

[22] 八月二十二日(9月15日)十三、萨令承钰禀二十一。【批】:据禀查明利津县缴办拳匪情形已悉。缴。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筹笔偶存》,第493页。

[23] 八月二十六日(9月19日)十六、萨令承钰禀二十五。【批】:据禀查明乐陵防剿情形并筹办保甲团练各缘由均悉。现已委派北路防剿营务处张副将勋,督率各营队驰往盐、庆一带相机剿办矣。仰即知照。缴。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筹笔偶存》,第505页。

[24] 八月三十日(9月22日)五、萨令承钰禀二十九。【批】:据禀查明惠民现无匪徒暨办理保甲团练各缘由均悉。缴。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筹笔偶存》,第516页。

[25]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筹笔偶存》,第515页。

[26] 萨嘉曦:《皇清诰授通议大夫花翎知府衔升用直隶州山东武城县知县先考又恒府君行述》,见萨镇冰、萨嘉曦修:《雁门萨氏家谱》卷五,第55页。

[27] 时任高密县令徐际鸿在致萨承钰的信中提到:“顷德国兵官贝多面交我公照像附彼名片,嘱为函送尊处,并殷殷致候,呈上祈察存,似可与书谢之,请酌。”徐际鸿:《徐石秋刺史来信二》,萨嘉榘积积室藏:《藏弆集》卷一,抄本,第28页。

28] 李杕编:《增补拳匪祸教记》,土山湾印书馆,1908年活字版,第431页。

[29] 丁世平、刁承襄、尚庆翰编:《平度续县志》卷四上,1936年铅印本,第5页。

[30] 周馥:《奏请以萨承钰补授武城县知县事》(光绪二十八年九月十六日),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光绪朝朱批奏折,04-01-12-0619-021。

[31] 武城学堂于1902年由原来的书院改建而成,添置了地理、算学课本和地球仪等教具,“修筑崭然一新,堂内事宜悉按钦定章程”。见王延纶、王鬴铭:《增订武城县志续编》卷四,1912年刻本,第9页。

[32] 1905年,武城县城区开办了巡警,设有警长一员、警董一员、区官一员、一等巡官一员、一等司书生一名、巡长五名、头等巡警十一名和二等巡警十七名。见王延纶、王鬴铭:《增订武城县志续编》卷六,1912年刻本,第5页。

[33] 该抄本现藏于国家图书馆,登记书名为《南北洋七省海口炮台图说》,索取号068.2/2/1900。

[34] 周馥:《奏请以萨承钰补授武城县知县事》(光绪二十八年九月十六日),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光绪朝朱批奏折,04-01-12-0619-021。

[1] 周馥:《奏请以萨承钰补授武城县知县事》(光绪二十八年九月十六日),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光绪朝朱批奏折,04-01-12-0619-021。

[1] 武城学堂于1902年由原来的书院改建而成,添置了地理、算学课本和地球仪等教具,“修筑崭然一新,堂内事宜悉按钦定章程”。见王延纶、王鬴铭:《增订武城县志续编》卷四,1912年刻本,第9页。

[1] 1905年,武城县城区开办了巡警,设有警长一员、警董一员、区官一员、一等巡官一员、一等司书生一名、巡长五名、头等巡警十一名和二等巡警十七名。见王延纶、王鬴铭:《增订武城县志续编》卷六,1912年刻本,第5页。

[1] 该抄本现藏于国家图书馆,登记书名为《南北洋七省海口炮台图说》,索取号068.2/2/1900。

[1] 周馥:《奏请以萨承钰补授武城县知县事》(光绪二十八年九月十六日),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光绪朝朱批奏折,04-01-12-0619-021。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