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门薩氏家园

来稿 sa304@163.com 或 sazhishen@sina.com

 
 
 

日志

 
 

初读《广东广州府番禹县河南房之略历》  

2010-06-04 14:47:27|  分类: 薩氏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3日,在广州的薩润垣给我传真了一份《番禹河南房由一世祖至五传图系略历》,其中的序言为薩永祥撰写的《广东广州府番禹县河南房之略历》(以下简称《略历》),该文转录了一段其父亲留存的族谱,文字照录如下(标点为笔者所加):

“原籍福建省兴化府莆田县水(此处被蛀)司黄龙乡分支福州省城。维嵩公,讳龙光,号露萧,配室林氏。生平乐善好施,施之不倦。曾捐建鼓山涌泉寺,倡建(此处被蛀)桥,修筑(此处被蛀)路。生子十三人,皆登秀考之科。维嵩公,以进士出仕湖南巴陵县知县,调署湖北徐州知州,补授德安府知府,遂终其任。其弟维新公,偕嫂林氏及子女各二人(即长保、长祐公)运柩回里,中途遇张海寇作乱攻城,因而冲散。林氏遂携子女各二人避乱入粤,建居南海佛山黄伞巷,偶遭回禄,转迁广州蓬莱新街,后迁番禹河南瑶头乡,及至鸿基公,再迁南昌乡(瑶头邻乡),以迄于今,而成为河南房焉。”

这一段话十分重要。它道出了河南房与雁门薩氏的关系,线索十分清晰。但是,疑问也大。我个人认为,河南房确属雁门薩氏的后裔,理由如下:

一、《略历》所述的龙光公的名、号、科第等与已知的相符。查2007年版《雁门薩氏族谱》第二卷“世系”,得:薩龙光,字肇藻,号露萧,进士。

二 、龙光公的配室有姓林的,而且有二人。

三、建寺、修桥、筑路等事迹以及评论完全吻合。被虫蛀部份补充完整,可以为“倡建东街文昌祠、洪江凤山桥,修筑鼓山登山路”。因为“生平乐善好施,施之不倦。”,所以,《福建通志》、《福州府志》、《闽侯县志》都把薩龙光列入孝义传。

但是,查手头的《雁门薩氏族谱》、《蒙古族卷》(福建省少数民族古籍丛书)、先祖薩伯森的《高祖路萧公事迹记》等,《略历》的记载与之出入甚多。

一、薩永祥称薩龙光“嵩”公。嵩,不知出自何方。《雁门薩氏族谱》(2007年)中载有薩龙光的弟弟有二人,也未见“新”字。

二 、龙光公的为官,均记载为“钦点翰林院庶吉士,改户部山东司主事兼江西司主事,工部营缮司员外郎”,等等,未见有《略历》中的“以进士出仕湖南巴陵县知县,调署湖北徐州知州,补授德安府知府”等字样。

三、最为不可思议的是,《略历》称薩龙光“终其任”。目前我们看到的,以及可以推测的,没有“终其任”的蛛丝马迹。陈寿祺撰写的《路萧薩君墓志铭》没有”终其任”的记述,薩龙光的大儿子撰写的《薩龙光行实》也毫无“终其任”的痕迹。而且可以推论出与“终其任”相矛盾的结论,龙光公是病逝于家中的。我们看《薩龙光行实》中在讲到薩龙光得病,而作为儿子的“生不能侍汤药,没不能奉含饭”时有这样的叙述:“意欲请假归,府君命不许。至今年六月,始得病耗。不孝急束装就道,至苏州,探乡人家信,方知讣音中途,差也,呜呼痛哉!”龙光公的大儿子“请假归”,归何方?自然是归家。

四、既然没有“终其任”,当然就不会有“运柩回里”之事的。

此外,我有二点猜测,可以商榷,一是,《略历》说龙光公十三子,我怀疑为“十五子”之误读。是否“五”被虫蛀,看为“三”。二是,“中途遇张海寇作乱攻城,因而冲散”可能有其事,但不是“运柩回里”,而是另有他事。其最终结果是龙光公的十五子中的一、二个入粤了。

(支申草就于榕)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