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门薩氏家园

来稿 sa304@163.com 或 sazhishen@sina.com

 
 
 

日志

 
 

仁寿堂的小秘密  

2009-08-19 12:15:44|  分类: 族人诗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州市鼓楼区中山路西北端楼群边,露有“中山大院5号”门牌的小楼一角。北楼偎依泉山(冶山)。时光倒流六十年,这木构亭式小楼是海军耆宿薩镇冰晚年燕居之所——泉山薩公仁寿堂。

60年前的薩公仁寿堂,其地址名称是今天少人知晓的千古法地三号。亭式小楼前,是一片芭蕉林(即今省商业厅宿舍楼群占地),前门临中山路。但门常闭而少开。通常走北侧千古法地三号的木门。楼后还有一扇矮小的木门,门外就是冶山九曲幽景。叔祖卧室在楼下右侧,中厅是他老人家接待宾客的客厅。我家因学院路旧房在1948年大洪水倒塌后,就应镇冰公允请迁居这儿,住在左侧上下楼的前后房。楼上后房(约七、八平方米)是我的卧室,一个木制旧式书箱放在房外过路走廊边。但是,我在仁寿堂的活动空间是大的,因为楼上中厅事空荡的,只中间供个观音菩萨。

当时已是九十高龄的叔祖镇冰公,身体很好。天天在他的老仆人许崇康帮助下,将鬻字润例所得,悉数施善济困。日常,偶有旧部属(如陈绍宽等)和榕城名士诗侣前来叙旧。因此,仁寿堂是寂静的。按常理,这是被当时省福中(今福州一中)班里同学侃称BOOKER的我读书的好地方。然而,在革命形势的熏陶影响下,这寂静的仁寿堂成为我进行地下活动的一个好场所。

——冶山九曲幽境的“机密”。当时,我党福建省委城工部在福州地下印刷厂铅印的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等,以及省福中党内同志们用手工蜡纸钢板刻印的地下小报《解放之声》、《小火星》和《小火星丛书》(蝇头小字刻印,64开小册子),有一部分存放在我家(即仁寿堂内我的破旧木书箱内),以便需要时转递他处,或传给由我联系的其他同志。有两次,上级紧急通知我,据内线情报,国民党当局在日内要在城里大搜查、大逮捕,叫我勿外出并迅速将党内文件“藏”起来。我灵机一动,用蜡纸(刻钢板用的,可防湿)将秘密书、报、刊分成若干小包,包好。从小后门来到冶山九曲,在假山中野草青苔丛生的石缝间,我将蜡纸小包,走几步就塞一包,心中暗暗记住。这可是“九曲幽境藏机密”,只我一人心中知。“风声”过后,再将它们取回仁寿堂。

——党内密件的转递站。我在仁寿堂居住期间,同窗级友严子云说,他是外地住校生,担心信件邮到学校易丢失,拟投寄我的家中,我说这有什么难。于是子云兄的一些信就寄到我家(仁寿堂),由我收转给他。当时,我并不知道子云早就是我党福(州)长(乐)平(潭)学委省福中地下支部负责人。更不知道他让我代收他的“信件”的秘密。子云办事,稳稳当当。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我班同学会成立后,编印级友回忆录《四九金秋》,他在回忆文章《三牧寻步》(1992年5月)中这样写到“省福中的功课是非常紧张而繁重的,我又要开展地下活动,确实感到负担太沉,常有许多革命同志通力配合和支持。我的重要信件都是从薩本珪住处中山路千古法地薩镇冰公馆转的。……”(见《四九金秋——级友回忆录》)

(薩本珪文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