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门薩氏家园

来稿 sa304@163.com 或 sazhishen@sina.com

 
 
 

日志

 
 

摘一点萨孟武  

2009-03-06 14:42:40|  分类: 他人的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帖) 

原来我75折不买的书,4折也不会买。

 花城出版社的墓中回忆录竟然有砖头般厚厚三大本,三个人合译,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当日四个人挤在逼狭的阁楼上淘六大箱书,几乎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同去的又有一特不客气小孩,我生怕一松神就抢不过他,也无暇翻开细看。就没有买。这两日又纠结得厉害。真是自作孽。

 安息吧。要知道以现在的阅读速度,就算五年内不再买,架上书都已读不完了。

 除了四折书外,当当送到的四本萨孟武也让我欢喜得要死。床头堆的都是正在读的。起初有八本,读完了五本,还有两本读到一半,现在又变成了十一本。夜里看着书就睡过去,半夜书倒下来抵着肩膀,又台灯的光亮刺目,醒来恍恍然,仿佛回到了当年做学生时候。

那时我的每一床被套上都有成串蜡油,都是夜里点着蜡烛看书,不慎滴落的。小小的书柜钉在床头,枕边竹筐内堆满书和本子,夜半常常睡着睡着就被身下的笔硌醒。

萨孟武《学生时代》首篇如此开头:

“我生于甲午战争后三年,戊戌政变前一年,即丁酉年。时为清光绪二十三年,西元一八九七年,我已看过两世纪了。”

 仿佛一段人生的长卷就这样展开,接下来一小段带过大的时代背景,再一段又从小处着眼,写得真是好:

“我记忆力颇强,幼年的事历历在目,我记得初次学步,时为阴历七八月早晨,太阳射在粉墙,映至堂上,特见光亮。我又记得初次学唱童谣,时洪水为灾,家人都逃至楼上。十一叔教我唱童谣,什么‘小鸟儿,啄波波’呢,什么‘月光光,照池塘’呢,我至今还会唱。我又记得西太后万岁节,大约是在阴历十月间。福州城内最热闹的市区(南大街),一路天空均用白布为幕,下用红布缀成寿字。时为秋末冬初,天气晴朗。……”

 我把这一段读给两个人听。一个未作评价,另一居然说:等你到了那个年纪,也就写得出来了。

 萨孟武先生写这本书时七十岁。我不敢奢望能企及,只愿届时还会愿意去提起笔或者敲敲键盘。

 其实我一直很艳羡老一辈私塾出身的先生们,行文为人,都令人向往。萨孟武的这一段话,用读的比用看的更能体会其中好处。标准的中文里很少会有太长的句子,这一段是很规范的白话文了。句式错落有致,节奏和谐起伏,末字多押ang韵。虽然是寻常白话,却流丽典雅。

 顾随先生在诗词讲记里面说到格律,说古人发明诗词格律,不是为了约束、禁锢后人的。真正的诗文都不是根据格律来套的,它们即使不合格律,也自然而然会合于韵律。诗词格律只是为了让那些不很懂的人做出的诗也能看。看萨孟武先生这段话,从容绵延,就很能体会到这种厚积薄发的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