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门薩氏家园

来稿 sa304@163.com 或 sazhishen@sina.com

 
 
 

日志

 
 

历史像一条河  

2008-11-25 08:06:34|  分类: 族人诗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像一条长河。很多时候,它并不都表现为激流奔涌、惊涛拍岸。相反,有时候它是那样的缓慢,缓慢得甚至看不出一点流动的痕迹。而世事的沧桑,就在这悄无声息中缓缓地逝去了。

一个家族,就是这河流中最小的细胞。让我们顺着福州城内这条古老的内河——安泰河,去解剖一个曾经显赫一时的家族——朱紫坊薩家。

这个家族的起点,应该从元代算起。族谱上说家族“肇基西北,累著佐命勋伐,受知于元世祖,命仗节钺”,在元英宗时“留镇云、代”,也就是现在的山西雁门。所以词人薩都剌把自己的诗词集名为《雁门集》。可以想见,几百年前薩氏家族的祖先是如何在漫漫黄沙的西北高原上金戈铁马,豪气万千。后来,家族南迁,慢慢地江南湿润而富有灵性的文化滋养了这个家族,由武而文,终造就了“有元一代词人之冠” 薩都剌的文名,也许是血脉里仍流淌着北方少数民族强悍的血液,薩都剌的诗词少有婉约柔弱的萎靡,相反,却能感受到盛唐豪迈的气象。此后明清两代,这个曾经是马上建立功勋的家族竟然以文才名世,历久不衰。“雁门家世爱论诗”,当是家族人的自豪了。

可是,世事的变幻谁能想到呢?也许是家族尚武的血统被压抑了太久就必然要爆发,也许是晚清国家的积弱必然要激起沉睡中强悍的因子,这个已在南国山清水秀、书香诗韵中滋养数百年的家族终于续接上戎马传统,只不过这次不是在大漠,而是在海疆,这就是中国近现代史上著名的海军将领、福建省长薩镇冰以及中山舰舰长薩师俊。薩镇冰在福州的时候大多居住在朱紫坊,据老人回忆,薩镇冰就住在一进西侧的花厅后,前面是假山、水池和凉台。现在依稀还能看到当时建筑的精美。薩镇冰的生活极为简朴,房间内除了桌椅和床,并没有多余的家俱。这可能是多年的舰艇生活养成的习惯吧。老人说,薩镇冰喜好象棋和书法,他小时候还经常给薩镇冰磨墨呢。问及是否还有薩镇冰遗物时,老人说原来有的,二进的厅堂原先挂着一幅他的油画肖像,只是可惜,“文革”中被红卫兵抄家给倒挂着拿去游街了。老人说这些的时候,表情是那么的淡然,仿佛是在说一件琐碎的小事。那一次抄家,还烧了许多东西,其中就有中山舰舰长薩师俊的整套军礼服。

中山舰是中国历史上的一艘名舰,它的名气不是因为有多少战功,而是因为孙中山先生曾在舰上避过难以及蒋介石发动国共分裂的“中山舰事件”,而中山舰最终却是在抗日战争著名的“武汉会战”中被日军炸沉在长江。舰长以身殉职。那套军礼服原是留着做他的衣冠冢的,谁能想到它也和它的主人一样的命运呢。薩师俊在朱紫坊时住三进西面正房,现在已是人去楼空。几年前打捞中山舰,社会高度关注,电视台还现场直播,也有很多媒体记者来朱紫坊采访,热闹过一阵。但现在,一切又归于平静,就像门前那条几乎看不出流动的河水,也许这就是历史。

也许在薩镇冰的心中,一直有一块心结,那就是在中日甲午海战中没有能以身报国。当时他据守日岛炮台,在那场惨烈的战斗中,尽管是在炮台已经失去战斗力的最后一刻他才提出撤守的请求,但在战场上做为生者,面对死者,无论如何总会有很深的自责的。所以,当他听到薩师俊殉国的消息时,他悲愤的心情中应该还有一丝的安慰。为自己也为整个家族的荣誉,在薩镇冰的心中,一定很怀想家族祖先镇守北疆时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的。1936年正是国势危急的时候,薩镇冰到雁门寻根,并赋诗一首:“远越关山来代郡,为探先世归家乡。居人闻讯殷相问,劝我停骖意绪长”。而1948年他90岁高龄,还照了一张立马北望的照片,眼神深邃而忧郁。自题云:“行年九十,壮志犹存,乘兹款段,北望中原”。一个老人,一个戎马一生的战士,在他最后的岁月里,他仍然希望给世人留下一个战士的形象。在他北望中原壮志未酬的目光里,看到的是数百年前家族祖先跃马征战的英姿吗?也许这个时候,他再一次深深地在精神上超越时空地和家族传统接续上了。

这个家族的故事真的很沉重,沉重得让人不想提起。这里要说的是这个家族的第三个名人薩本栋,著名的物理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厦门大学校长。几年前在北大拜见著名经济学家陈岱孙教授,聊起来知道我是薩家后代,就兴奋地说起他的早年在清华大学以及美国留学时的同学薩本铁、薩本栋兄弟,说他们兄弟俩异常聪明,学习刻苦。薩本栋留美回来,28岁即担任清华大学物理学教授。1936年,也就是薩镇冰雁门寻根的那一年,薩本栋也应陈嘉庚之邀,南下故乡担任改为国立后的厦门大学首任校长。如果说薩镇冰、薩师俊走的是强兵救国的道路,那么薩本栋就要试一试教育救国了。他礼聘名师,兼容并包,经过几年筚路蓝缕的努力,厦门大学终成为国内著名的高等学府。现在人们说起厦门大学,第一个提起的是陈嘉庚,第二位就是薩本栋了。但天不假年,正当他要大展鸿图的时候,病魔击倒了他,那一年,他才48岁,同样也是壮志未酬。

在朱紫坊薩本栋是住在一进东正房。“文革”抄家的时候,抄出他用过的一台英文打字机,可当时红卫兵小将并不认识此物。也许是反特故事看得太多的缘故,他们一口断定这是发报机,是与海外特务联系的罪证。薩本栋若是地下有知,想必会为他教育救国的梦想唏嘘长叹吧。

据老人说,朱紫坊薩家这座院子是薩本铁、薩本栋和薩师俊的爷爷盖的,他们称他子安公。子安公家世业鹾(盐)。据族谱记载他是很有能力和识见的商人,家道在他经营下渐渐殷实,终于在光绪年间盖了这座四进宅第,算来也有一百二三十年的历史了。宅第北临安泰河,南接孔圣庙,南北跨度长达半个街区,让人感觉走不到头似的。有这样历史和规模的宅第,整个福州也是不多见的。看如今衰败的样子,也只能从残破的假山,雕栏画栋中依稀去寻找昔日的荣华了。现在住在这个宅院里的薩家人已经很少了,他们也很少回来。这并不是对家族没有感情,而是感情太深了,不敢回来看它残破的样子。

子安公的最大成就,并不在于经商,甚至也不在于盖了这座曾经豪华的宅第,而在于养育了出色的儿孙。子安公有子十人,女二人。据族谱记载:“(子安公)每逢暇日辄召集厅堂谆谆告诫曰:人生做事,须具有条理,治家以勤俭为主,尔曹宜求学以求上进,勿负吾之初志。”又说“观其子孙辈数十人,彬雅多才,蒸蒸日上,或宣劳于国事,或管领乎舟师,或执掌兵符,或殷心教育,家门以内,可谓极一时之盛而”。这个家族,除了前面提到的薩本栋和薩师俊,有名望的还有著名的生化学家、清华毕业留美,历任清华、辅仁大学教授和美国加州大学终身教授的薩本铁;美国著名的微电子学家、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薩支唐(薩本栋之子);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计算机数据库最早的研究者薩师煊;著名的政治家、台湾大学法学院院长薩孟武……

一个家族能培养出这么多优秀杰出的人才,的确有些令人惊叹。当我们再一次走进被岁月风雨无情剥蚀了的大院时,我们能跨越时空感受到曾经居住在这里的人,他们的具体生活场景、他们的内心感受吗?所有的东西似乎都没有留下,又似乎处处有着他们的痕迹。

走进这个大门,我们仿佛是走进一段历史;走出这个大门,历史之门却怎么也关不上,面对我们的,依然还是那条平缓的看不出流动的静默的安泰河。

                              北京薩支山 2008年10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